《原神》丘丘诗集 丘语言文学・其一

 


Mi muhe ye     我看到你了

Mi biat ye     我打爆你这家伙

Biat ye dada     我打爆你这家伙,哒哒

Muhe dada     看啊,哒哒

这可能是丘丘人在決斗之前哼唱的战歌。据观察,在两个或以上丘丘人存在的场合,其中一个唱过这首粗鄙的歌曲后,大家就会很快全部扭打起来,场面往往无比火热。


Eleka mimi-a-Domu     让我们跳舞

Mita domu-a-dada     愉快地跳舞吧,哒哒

La-la-la     啦啦啦

La-la-la     啦啦啦

Mimi mosi ye mita     我拥有你们的快乐

丘丘人围绕图腾舞蹈时高唱的歌曲,可能是某种部落赞歌气氛欢乐,一般在丘丘人的祭典狂欢中听到。


Mi muhe mita nye     我看到快乐的那个

Mi muhe mita nye     我看到快乐的那个

Muhe nye     看着那个

Muhe nye     看着那个

Gusha     恐怖

Biat, gusha     卧槽,恐怖

与一位年老的丘丘人萨满交流时偶然听到的忧郁诗歌,尽管尚不知词句含义,但诗中进发出的忧伤灵魂足以令笔者家乡最优秀的诗人惊讶不已。丘丘人的生活也有酒和诗吗?丘丘人也会有虔诚的渴望吗?丘丘人专家雅各布・马斯克给你答案。


Celi upa celi     一天又一天

Sada shato lata     吟诗、饮食、喝水

Kuzi unu ya zido     神不好吗?

Unu dada     神啊,哒哒

丘丘人萨满的诗歌,就部落中丘丘长老的反应来看,似乎这首诗在丘丘人中间有特殊的哲学含义。尽管在主流学界看来荒谬万分,丘丘人中间是否存在哲学依然存疑,但依旧是一个浪漫的文学主题。


Nini movo muhe yoyo     风儿唱歌 看着酒水

Nini movo mimi tomo     风儿唱歌 我们聚起

Lata movo mosi yoyo     水也唱歌 有酒可喝

Celi movo celi yoyo     天天唱歌 天天喝酒

与蒙德人相仿,丘丘人中崇拜风的部落人也经常喝得醉醺醺没完没了地唱些赞美风的歌曲。这首诗是丘丘人萨满的颂歌,常常在大家喝得酣醉时听到。


Unu unu     神啊 神啊

Yaya ika kundala!     听听这些祈祷吧!

Unu unu     神啊 神啊

Mita dada ya dala     最令人愉悦的不是声音吗?

Unu unu     神啊 神啊

Kuzi mita dada ye     你们感到开心吗?

Mita dada-a-mimi     我们真是嗨到不行啊!

这是一首虔诚的颂神歌,丘丘人只会在祭祀中演唱。演唱这首歌的时候,丘丘人往往还会配上打击乐器一使用木板击打部落中最弱成员的屁股,发出清脆而有节奏的声响。很疼。


Mimi movo     我们唱歌

Mimi sada     我们吟诗

Mimi domu     我们跳舞

Domu upa     跳舞直到

gusha dada     恐惧 哒哒

似乎许多丘丘人部落都会有在月光下围着篝火交换歌谣的传统。本诗就是其中一首篝火歌谣,是由丘丘人酋长歌咏的终曲。这首诗结束后,部落长老会高呼三遍「nunu!」大概是「睡觉!」的意思。

子非鱼,安知鱼咸不咸。

相关文章